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康定人過年雜憶

甘孜日報    2021年02月05日

康定過年巡游,鬧山鼓。

康定過年巡游,劃旱船。

康定過年巡游,馬馬燈。


   ◎紫夫 文/圖

   兒時,母親就常說:“康定人過年拼的是勤勞?!边@話初聽不以為然,誰家過年不就是圖個輕松愉快嗎!怎么就成了比拼勤勞了?待我長到能一個人手推石磨磨湯元粉時,才明白個中道理。

   臘月二十三過“小年”,也是“灶王爺上天”的日子,母親總會默默地在灶頭上點一盞煤油燈,還切幾片鹵豬耳之類的“貢品”祭灶王菩薩。臘月二十四家里就開始忙起來了,這一天是撣塵掃房子,掃除日。這幾乎是家家都要干的家務事??刀ㄟ^去都是木板房,大多數人家都會在春節前裱糊居家四壁,年年如此。那段時間,報紙油墨味和糨糊味交雜的氣味從人家戶的門窗里飄出來,充斥著寒冷的大街,連路過的行人也感受到了暖心。哪家孩童飯后就跑沒了影兒,待一日半響才回家,只要給大人說聲“去某某家幫糊墻壁去了”,家長原本慍怒的臉色立馬就會轉暖,語調也變得戲謔了:“他家墻壁糊得整齊啵?莫把張大師的‘荷花圖’糊進墻里了!”這話是有典故的,說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后期,國畫大師張大千曾來過康定,逗留期間給城里很多人家贈送過隨手畫的畫。這些得了大師墨寶的人家就把畫糊在墻上添了喜氣。第二年依舊糊墻,便用廢報紙覆蓋了上一年的墻面。據說舊時康定城里有名望的“王百萬”家就曾貼過張大千的“荷花圖”,翌年底又覆蓋了,以至一年覆一層,那“荷花圖”早就隱身于重重疊疊的墻紙下了。如今張大千一幅“荷花圖”價值千金,康定人還是不以為然地笑道:“當年那些木板房也值不了幾個錢?!?/span>

   臘月里,水井子是最熱鬧的地方,家家戶戶都要把鋪籠罩被洗濯干凈。那時康定城還沒有自來水,多數人家淘洗鋪蓋被子就只能到水井子排班輪流淘洗鋪蓋被子。水井子的水在寒冬里是微熱的,隨著一排排衣物布片在水里蕩滌,捶衣捧聲音此起彼伏,熱氣氤氳中笑鬧聲也不絕于耳……

   當然還少不了買年貨、貼門神、備新衣。待忙過了這些例行的家務事后,大年三十也就到了。

   康定是個多民族雜居的地方,從舊時“茶馬互市”起始,各地區各民族的文化就在這里相互交融,“過年”時節,這種文化的融匯更引人注目。

   大年三十夜,山谷中的康定城廓鼓聲震天,“鬧山鼓”將過年的氣氛推向了高潮。當年“鬧山鼓”打得最好的是一位人稱“韓八爺”的陜西漢子,后來“韓八爺”打不動了,由另一家陜西戶縣來的姓徐的人家接替。徐家老父打不動了又傳給了徐大哥。到徐大哥操鼓槌時,參與打鼓的已不再全是陜西人了,康定熱愛這鼓聲的藏、漢、回族漢子也參與進來,成了多民族的鼓隊。這原本屬于陜西戶縣的“老陜鼓”,如今在戶縣卻打不全了。徐大哥健在時說,“鬧山鼓”鼓譜共有20多節,那年他回戶縣探親,戶縣的鼓匠最多只能打一半的鼓譜,而在康定,全套的鼓譜卻被這支多民族的鼓隊流傳了下來。

   半個世紀風靡康定城的“船燈”、“馬馬燈”、“鬧山鼓”、“扭秧歌”、“笑頭和尚戲柳翠”、“霸王鞭”……整個兒就像老陜過年時的“社戲”場面。大年初一、十五夜“出燈”游街,熱鬧氣氛把整個年節塞得滿滿的。記得我孩童時見過一次“出燈”游行,不是晚上而是在大白天(叫“出游”)。寺廟喇嘛吹奏佛樂走在前面,接著是“川北”人的川劇鑼鼓;再后面跟著的就是“馬馬燈”、劉老陜的“船燈”、鐵木社的“龍燈”、二輕局的“霸王鞭”、南門上的弦子隊、三居委的腰鼓隊、北三巷的“道孚鍋莊隊”……游行隊伍遇街口寬敞地方必圍圈演出?!叭死侠?,人老啦,人老先從頭上老,白的多來黑的少, 開——船——羅!”“銀須飄灑”的艄公劉老陜用俏皮逗趣的陜腔告白開場詞,在歡喜鑼鼓的伴奏中“劃”著旱船出了場。旱船闖“急流”、過“險灘”,風趣又逼真;如果哪家的姑娘打扮成古裝戲里的嬌美仕女坐上旱船游了街,那她立馬就成了康定城人皆贊譽的“美女”。接著就是“馬馬燈”,幾十個“騎馬橫槍”的古裝將士馳騁上場,排兵布陣,穿梭并行,“馬”鈴聲鼓樂聲交織一起……鬧翻了康定城的“三山二水”。

   劉老陜堪稱是陜西渭南來康的民間藝人。他和南無寺山上的“溜溜調”傳承民間藝人毛云剛是藝人朋友,更是民歌賽唱的“老對手”。一天,我去劉老陜家里串門,正碰上老陜和毛哥在家里喝著老酒興致勃勃地對歌。劉老陜即興唱起了陜西渭南山歌:“猴娃猴娃搬磚頭,砸了猴娃腳趾頭。猴娃猴娃你不哭,給你娶個花媳婦。娶下媳婦哪達睡?牛槽里睡。鋪啥呀?鋪簸箕。蓋啥呀?蓋篩子。枕啥呀?枕棒槌。棒槌滾得骨碌碌,猴娃媳婦睡得呼嚕?!?/span>

   毛云剛也不示弱,放開嗓子也接了過去,唱的卻是康定雅拉山歌的“溜溜調”:

   “大河漲水沙浪沙,黑漆龍門是我家。金銀財寶我家有,只差一個姐當家?!薄扒逶缙饋砣シ?,抬頭望見火燒山,火燒韭菜根不斷,半路丟姐心不甘?!?/span>

   如果不是各人還要忙自己的事,兩人即興賽歌可以賽個天昏地暗也分不出輸贏。就這兩個有代表性的人物,一個是舊時從陜西來康做生意做成了康定人的“老陜”,一個是土生土長的康定“土著”,從他們身上就可以看到康定作為多民族雜居地區,多元文化相互碰撞,并存交融的特點,其它地方是很難見到的。

   整個年節里,康定城南門上的汪二爸弦子隊從南門跳到北門;川北人的傳統川戲搬上了秦晉會館、關帝廟的戲臺子上;折西木雅藏戲也走進了康定城。弦子鍋莊共舞山野,川劇藏戲同登高臺,令人目不暇接的民俗藝術包羅萬相,康定人過年節成為最引人注目的盛典。

   ……

   等閑識得東風面,萬紫千紅總是春!

   如今,康定人過年也有了許多新的內容,敲響鬧山鼓,跳弦子、鍋莊舞、唱川戲依舊如故。政府部門還特意安排“群眾歌舞”表演,品評各單位,商家店門前喜慶楹聯,舉辦群眾參與的游園活動,大力推動“康定情城旅游”的活動……日子是過得越來越紅火。

  • 上一篇:折返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ofatex.com/html/wh/kcwh/68409.html
  • 三级片在线播放_日本学生特级牲交片_久9视频这里只有精品试看